无标题文档 欧美精品videossex,水萝拉日语中字在线,正在播放露脸丰满熟妇,韩国理论电影 包头聪献教育科技有限公司

【报春花】家事(小小说)

2021-07-14 15:00来源:铁岭日报社

【字体:

归拢完新进的货物,方丽急忙换衣服准备回家。堂妹说我大娘其实没大病,就是磨人。你没问问磨方勇不?方丽说都不照面儿,能磨他啥。

最近,方丽对弟弟方勇意见越来越大,母亲身体不好,他还像没事人似的。上周二母亲中药吃没了,自己实在脱不开身,让他带母亲再去中医院查查,可他去是去了,竟空手而归。都知道中药得按疗程吃,明摆着不舍得花钱么,害得她又跑了一趟。母亲也是,退休金不少,可平时看病总不带钱,都是自己垫付的。虽说那有数的钱回来能给补上,可还有吃的用的零零碎碎,她不少搭母亲。最可气的是母亲不领情,总说我没用你钱。当初方丽还琢磨母亲给钱该不该接,后来想通了,自家人一个攒着一个憋着何苦呢,就收下了。

方丽回到娘家,母亲一见她就哼哼,越发像小孩子,变着法儿吸引关注。她问母亲汤药喝了没?母亲说喝了。一看时间,她就给母亲拿柏子养心丸吃,又转身去厨房做饭。

母亲说,王三借我那钱都七八年了,本金利息三万六,你明天再去要。方丽说等等吧,他实在不给就算了。母亲说那可不行,必须要!方丽近来已被母亲折腾得身心俱疲,就不耐烦地说,那你让方勇去吧。母亲瞪她一眼道,净说没用的,他哪出过头?

弟弟方勇从小娇惯,人怯懦,一直没方丽有担当。尤其父亲去世后,家里大小事都是她这个姐姐出面。

饭后母亲说,被单睡衣都洗了吧,方勇媳妇给我买那件桑蚕丝衬衫拿去干洗。那么个小衣服就五百八,这孩子舍得给我花钱。方丽乜一眼母亲,心说你工资卡在她手里么,早前她咋连双袜子都不给你买呢。

方丽刚洗涮完,母亲说我困了,你别鼓捣手机,有动静睡不着。方丽见母亲今天挺好,说我回家住一晚行不?

母亲摆摆手,忽然方勇开门进来了。母亲笑着坐起来,说儿子你咋来了?方勇说他小舅子明天办二胎满月酒,丈母娘让来请亲家。母亲说你也再生个闺女吧。方勇说养不起。母亲说妈帮你养。又冲方丽说,你快点儿找一个,条件好趁着能生也再要个。方丽说你我都离不开手儿,还有那闲心?

母亲立刻拉下脸,说怨我耽误你了?是不嘴一歪,还说你离婚也跟我有关了呗?方丽说妈呀,你别啥都往自个儿身上揽行不?

母亲丧着脸说,儿子,今晚你陪妈住吧,明早咱俩一起走。方丽说妈你还真去?能行么?母亲拉着长音说,行不行也得出去走走了,我可不拖累人。一天天我还不知道跟谁操心呢。

女儿婷婷今年秋天上了大学,方丽回家也是形影相吊独自一人。收拾完上了床,她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想到母亲十几年的独守,她便不再计较母亲的刁钻和偏袒了。

凌晨两点刚迷糊着,方勇突然打来电话,方丽意识到不妙,惊恐地问:咋了?就听方勇声音颤抖地喊,姐,快来呀,妈怕是心梗……

入冬了,公园一片萧瑟。堂妹陪着方丽散步,说你整天围着我大娘转也没用,方勇就陪一宿还给送终了,这就是命。老人都没了,家你俩咋分的呀?

方丽说别提了。家里积蓄和我妈工资卡、房本都在方勇手里,有多少我不清楚,还没遗嘱。你说我打零工有今天没明天的,婷婷还正是用钱时候,不能一点儿不要哇,可这两口子就一直闷着不吐口儿。上周我电话里刚一提,他就给我撂了。昨天在市场碰见他媳妇,都没跟我说话。

堂妹说这两口子。也是,方勇从小就护食。

方丽说我知道嫁出去的人不该惦记娘家的财产,可我条件搁这儿呢,寻思给我十来万够供孩子上学就行。

堂妹说嫁出去的怎么了?亲姐弟也得明算账。他不讲究就走法律程序吧,平分!

方丽说我给他留张脸,不然在外还咋混了。嗨,爹妈一没家就散,心寒哪。

元旦这天,堂妹叫了几遍方丽才去她家吃饭。可进门见方勇两口子也在,就转身要走。堂妹揽住她说,就等你呢。

方勇站起身,红着脸叫姐。方丽眼睛就湿了。

堂妹拉方丽往里走,说姐,方勇还真有心哪,他把你拖欠的社保都给补齐了。

方丽一惊,这可太意外了!自己下岗后一直钱紧,已经十一年没交劳动保险了,补齐得十来万呢。

就听方勇小声说,这个得交,老了有保障。

方丽眼泪就止不住了,心说到底是一个妈肚子爬出来的呀,比你想的还长远。

方勇媳妇把一张建行卡塞她手里,说姐,这是八万,密码你生日。咱妈那房子就留给你大侄儿吧,行不?

方丽流着泪连连点头,说行啊行啊,那房不给我大侄儿给谁。

方勇媳妇笑着搂过她,说姐,正月初二还得带婷婷回娘家呀,我们等你。

方丽流着泪抱住弟媳,说看来我还是有娘家的人哪。

一听这话方勇眼睛也湿了,说姐你放心,有我和你大侄儿在,你就永远是老方家的姑奶奶。

付桂秋


编辑:韩涛
无标题文档